甘地傳觀后感匯總

  縱算時光流逝,有些經典影片還是久久停留在記憶里,讓人贊嘆,讓人激動,讓人智力提升,讓人知道在這些光與影的膠片上,曾經凝聚了心血,責任,良知跟超越普通情感的愛。

  甘地傳觀后感第一篇

  1982年,導演Richard Attenborough帶著這部電影,一舉1982年奧斯卡最佳電影、最佳男主在內的8項大獎。為了拍攝《甘地傳》,Richard Attenborough用了20年來準備,3年來拍攝。不說其他,就這份耐心跟細致,也在當下急功近利的電影行當幾乎是不能想象的。

  影片從甘地遇刺倒敘開始。規模宏大的葬禮,匍匐在地嚎啕悲慟的印度人民,各國政要肅穆走在送葬人群里。旁白是一段西方報道:“這個盛大葬禮的死者,死時和他活著的時候一樣。一個平民,沒有任何的財富,沒有任何的財產,也沒有任何的官銜。圣雄甘地,既不是軍事將領,也不是地方長官,也沒有任何科學成就可以夸耀。也不是一名藝術家,然而世界各地人士,包括各界政府代表和高官貴人,在此齊聚一堂,想這位綁著纏腰布的棕膚色小個子致最后的敬意,他領導印度走向自由,誠如馬歇爾所說:圣雄甘地,是人類良心的代言者,他就是使得謙遜及真理的力量,能夠戰勝帝國。愛因斯坦說:后代子孫將無法相信,世上曾活生生的出現過這號人物。”

  一個“披著一塊臟布的乞丐”(丘吉爾語)為什么能獲得世界性的榮譽,能在強權林立的上世紀中葉靠溫和的革命方式逼迫大英帝國讓步,取得自己國家獨立。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人類良知戰勝拳頭,仇恨跟槍炮的一次典范。

  上世紀初印度,已被英國殖民百年之久,廣褒的恒河平原漂蕩著愚昧跟落后,英帝國殖民者巧妙的把殖民思想滲透到印度社會的每一根血管。當時中國洋務派領袖張之洞在其《學堂歌》中就寫道:波蘭滅,印度亡,猶太遺民散四方。在他的《軍歌》中也引印度為鑒,(軍歌第三段):方令五洲萬國如虎豹,倚恃強兵利械將人驕。我國文弱外人多恥笑,若不自強瓜分豈能逃。請看印度國土并非小,為奴為馬不得脫籠牢。請看猶太國名本古老,只因無君踐踏如草茅。

  張之洞用沉嘆語氣告誡國民,如不維新自強,中國終會淪為印度第二。此時,剛剛從倫敦取得律師資格的印度精英甘地在南非遭到種族歧視的羞辱。一輛列車上,他被趕下頭等車廂。雖然他是英帝國法院授予資格的律師,雖然他持有頭等車廂車票,但仍被從列車趕下,拋棄在一個凄涼的小站。原因只有一個,他的膚色。諷刺的是,在他被趕下列車的前刻,西裝革履的他還捧著圣經,跟一黑人火車驛夫討論基督的平等。

  在南非,甘地感受到強烈的種族歧視,有色人種不能跟白人并肩走在人行道上,不能跟白人乘坐同一輛車廂。他憤怒了,聚眾燒了身份證,向政府發出請求平等的呼吁。等待他的是——警察,棍棒跟監獄。由此,甘地走上對抗英政府的曲折道路。

  按照我們從小所受的革命教育觀念:那里有壓迫那里就有反抗,革命不是請客吃飯,是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的暴動。掃把不到,灰塵不會自己飛走。在這種觀念下:武裝鎮壓就反之武裝起義,白色恐怖就有紅色恐怖,屠殺就搞暗殺。才是顛覆不破的革命真理,而那溫文爾雅的請愿,妥協,祈求統治者諸等行為,是小資產階級軟弱性,是革命中的投降派。

  而在甘地看來,流血跟武力是不足取的,是最不能接受的革命方式。電影里,甘地請愿,被捕,被拒絕,被棍棒打傷。于是他號召人民不交稅,不用進口東西,自己去海邊曬鹽,自己紡紗織布。不對抗,不合作,沉默抵制暴行,不達目的誓不罷休。“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他算是掐著了英帝國的命門。這個倫敦大學畢業的小個子律師,用“非暴力不抵抗”的法寶加上性命摘下了“女王王冠上最大的寶石——英屬印度”。

  《甘地傳》中,有大段甘地絕食鏡頭。絕食,是甘地“非暴力不合作”中重要手段。也超越了我們常見的武裝暴動,流血沖突等革命見解。當遇到革命沖突焦點不能調和,革命陣營內部糾纏不清,大家為了各自利益開始喪失理智時候,甘地的絕食成為平熄沖突,調節矛盾的良藥。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所謂“圣雄”,舍身成仁是第一步。

  愛是成為“圣雄”的第二步。大愛無疆,超越民族信仰。《甘地傳》中有一幕,印度教教徒跟伊斯蘭教教徒爆發沖突,相互仇殺。印度教出身的甘地毅然住進騷亂最嚴重地區的一個伊斯蘭教徒家里,呼吁兩教人民停止仇殺,并開始絕食,直到大家放棄仇殺為止。一個印度教教民拜見因絕食虛弱之極的甘地,說伊斯蘭教徒殺死了自己的孩子,這仇恨怎能消除。甘地平靜說:去找一個同樣失去父母的伊斯蘭孤兒,把他撫養成人!

  電影中,甘地被刺后發出一聲輕嘆:my god!涵義深遠,頗多玩味。據說在甘地墓碑上這句話被改成印度語:“嗨,羅摩?”(我的天!)。我想,這種改動并非甘地所要,他的偉大之處,在于如海洋般寬闊胸襟跟慈悲憐憫的無窮愛。

  這正是“圣雄甘地”的大愛。也是這部《甘地傳》打動人心之處。

  《甘地傳》里,對“圣雄”這個源自梵語詞匯做了解釋:圣雄(Mahatma),梵語敬語:偉大的靈魂。

  甘地傳觀后感第二篇

  印度圣雄甘地24歲時在南非就提出了“非暴力,不合作”的民權斗爭理念。比起歷史上血濺疆場你死我活的正面沖突抗爭,他的方法消極得近乎天方夜譚;但就是這樣一個貌似不合理的斗爭方法,卻在印度獨立運動中取得空前成功,震動整個西方世界。

  甘地的“非暴力”斗爭主要用來對抗不合理的社會法律制度。他在南非帶頭燒毀良民證,拒絕打指紋,在印度公然對抗英政府的食鹽公賣私自制私鹽。在三八朗地區被捕后,被法庭喝令離開三八朗,甘地不自辯,不服從,直言自己是知法犯法,甘愿坐牢。后來在沖擊達拉撒納食鹽廠行動中,他的追隨者們一排一排走上前直面守衛警察的大棒,一個個被打得頭破血流滾下田埂。一排倒下了,婦女接應包扎,下一排再義無反顧的沖上去,毫不反抗,悲壯的迎接血的洗禮。

  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理念的中心是用自我犧牲的行動反襯統治者壓迫者的殘暴丑陋,用高尚對比卑賤,讓對方自行醒悟從而幡然悔改。這與基督教的“打完左臉打右臉”和佛教的“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做法非常相似。不同的是,后者是比喻,甘地則是血的實踐。從電影的短暫描述中分析,這種與人的本能反應完全逆向而為的民權斗爭方法之所以能起作用,主要有兩個前提條件:一是媒體的自由報道;二是英國政府的面子。

  • 本文已影響

    微信公眾號: 【從容美文網】 crongcn

    上一篇:余世維贏在執行觀后感 下一篇:和諧拯救危機觀后感

    最新文章

    關于本站|聯系我們|廣告合作|版權聲明|隱私保護|雜志訂閱

    重庆时时彩上午几点开始